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---雷迪尊者
2013-05-12 12:44:50???来源:???评论:0 点击:

简要地说,“三十七道品”共有七组,是为:四念住 四正勤 四神足 五根 五力 七觉支 八圣道支按照定义,“三十七道品”所以称为“道品”,因为他们是“圣道智”的组合,是“圣道智”,是足处(最近因)、资粮与根
一九〇四年四月,应波妙先生与赫拉先生的请求,我简要地陈述了“三十七道品”的意义与旨趣。
四种类别的人
正如《人施设论》与《增支部》中所说的,遇见佛法的人可以分为四类:
一、敏锐的智者(Ugghatitannu)
二、广说的智者(Vipancitannu)
三、未了的行者(Neyya)
四、文句的行者(Padaparama)
关於这四种类别的人,敏锐的智者,亲自遇见了佛陀,并且只要听见简短的开示,就能证得神圣的道与果。
广说的智者,只听闻到简短的开示,是没有办法契入道与果,还需要详加解释,才能证得道与果。
未了的行者,纵使听闻了简短的开示,或者经过详细的解说,还是无法证得道与果;他必须精研教义,然後日以继夜地修习,这样才可能契入道与果。
未了的行者,还可以根据修行的阶段,细分为许多类别,这是根据每位修行人在证得道与果之前所必须经历的修行阶段,以及每位修行人先前获得的波罗蜜,所克服的烦恼来加以区分的。这些类别,包括了必须修习七日禅的行者,乃至於必须修习长达三十六年或六十年之久的行者。
对於必须修习七日禅的行者而言,还可以再为许多分种。有的在生命的第一、二阶段(青年、中年),经过七日ag真人骗局|首页,就可以证得阿罗汉的,要是在生命的第三阶段(老年)才修习七日禅,只能证得较低层的道与果。
然而,所谓修习七日是指全力以赴,如果不是处於最精进的状态,就会因放逸的程度,延缓了证悟的时间,届时,七日可能会延长为七年,甚至更久的时间。
如果今生的修习不够密集,因而不能证入道与果,那么,此世与佛法相逢的期间就不可能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,唯有来世与佛法再相逢的时候,才可能解脱;如果没有遇见佛法,就不可能证悟解脱。一位修行人获得佛的授记,就是指与佛法相逢,能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。一位修行人纵使积累了足够的波罗蜜,但是没有获得授记,就不能确定会再与佛法相逢,或者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。
这是考虑到,有些修行人是有潜能在七日精进ag真人骗局|首页中证得道与果,可是并没有获得授记。
同样的考虑也可以适用到,那些有潜能在十五日乃至较长的时间精进ag真人骗局|首页,证得道与果的修行人。
文句的行者,纵使遇见佛法,并且全心投入法的研究与修行,还是不可能在今生中证入道与果。他的一切作为,只是积累习气与潜能而已。这类的行者不可能在今生当中,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要是他在修习止或观的时候,往生了,并且再生为人类或天人,届时,才可能从此世与佛法相逢的机缘中,由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
以上就是佛陀所说四种类的人。
人的三种类型
根据上述所提及的三藏经典中,佛陀又说到另一种分类,按照病人的三种状态,把人区别为三种类型。三种状态的病人是:
一、即使没有服用药物或接受治疗,这种病人在一定的期间之内,就痊愈了。
二、无论是服用药物或接受治疗,这种病人病情沉重,很难复原,濒临死亡境地。
三、这种病人只要正确服用药物,接受治疗,就可以恢复健康,但是,如果没有正确服药、接受治疗,就难以痊愈,而且会病发身亡。
获得过去佛授记,且在今生中,会由世间的痛苦中解脱的修行人,类似第一种状态的病人。
文句的行者,类似第二种状态的病人。正如处於第二种状态的病人没有机缘恢复健康。文句的行者今生也没有机缘从世间病苦中解脱。不过,在未来世,他或者会与佛法相逢,因而获得解脱。从年轻的乔达摩那瓦(Chattamanava)(译按:出《天宫事》),青蛙变为天人(译按:出《天宫事》)以及苦行者萨遮迦 (Saccaka)(译按:出《中部》)等故事,都说明了在现世与佛法相逢,却到来生转世时才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。
未了的行者,类似第三种状态的病人。或者痊愈,或者一病不起;未了的行者也面临两种难以预料的情况,或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,或者不解脱。
如果这位未了的行者,及早投入修行,抛弃应该抛弃的事物,寻找一位正确的导师,能从这位导师获得正确的引导,并且适时精进,他就能在今生中,从世间的病苦解脱。不过,如果他陷入邪见邪行,不能抛弃感官的享乐;或者纵使他能抛弃感官的享乐,却不能寻获良好导师的指引;或者他虽然获得良好导师的指引,却不能全心投入,精进修行;或者他虽然全心投入,却不能恒守至命终;或纵令他还很年轻,却弱不禁风,这样子,这位未了的行者还是不能在今生中,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。阿阇世王(译按:见《沙门果经》)、富豪摩诃达那(Mahadhana)之子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、《饿鬼事》)、须提那比丘(Sudinna)(译按:见《律藏》波罗夷第一),他们都是无法在今世从世间病苦中解脱出来的人。
阿阇世王之所以无法证得解脱,是因为他犯了弑父的行为,在未来两个阿僧祗劫中,他会漂流轮回,之後,他才会蜕变为独觉佛。
富豪摩诃达那之子,在年轻的时候,过度沉溺在感官的欢娱中,年老的时候,心灵一直无法宁静下来。他不但无法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出来,甚至没有机缘遇见三宝。看到他这种情境,佛陀向阿难说:“阿难啊!如果这位富豪之子,年轻就出家,他会变成一位阿罗汉圣人,在今生证得涅盘。再不然的话,如果是中年出家,他会变成一位阿那含圣人,往生的时候,化生五净居天,因而证得涅盘。再不然,如果在老年选择我的僧团出家,他也会变成一位期陀含圣人,或者预流果圣人,并且永离四恶道。”佛陀向阿难尊者如是说。因此,虽然这位富豪摩诃达那之子,拥有足够的波罗蜜,可以让他从今生中解脱,终结轮回,却不是一位获得佛陀授记的人。虽然他有机缘遇见佛法,却因为内在烦恼的驱使,无法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。如再进一步来看,由於在现世所作的恶行,他处於四恶道的状态会延长,那么,就没有办法适时从四恶道中脱离,再生为人,与未来的弥勒佛相逢。此後,接续而来的轮回世界,都是佛陀未出现的世界,因而不能接触到佛法。啊!虽然这位富豪之子拥有足够的波罗蜜,可以让他在今生解脱,可是他想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,距离是那么遥远。
现在时下流行的意见认为,如果一个人具足波罗蜜了,即使不想,他还是会与佛法相逢。同样的,虽然不想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,他还是会证得解脱。不过,持这种看法的人必须注意到授记与未授记的情况。请思索一下上述提及的两部经典,以及富豪摩诃达那之子的故事,请务必记住,即使是未获佛陀授记的人,如果全心精进修行,还是可以在今生中,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。然而,纵使拥有足够的波罗蜜可以证得解脱,要是不精进,还是不能在佛法中证得道与果。
除所举例的几类人外,还有许多其他的众生,例如苦行者阿罗逻(Alara)与郁陀伽(Uddaka),虽然拥有足够的波罗蜜证得解脱,却没有机缘,这是因为他们身陷八难当中。在八难中,是不可能藉此证得道与果的。
未了的行者与文句的行者的修行必备资粮
上述所提人的四种类别当中,敏锐的智者与广说的智者,只要听到开示,就可以证得预流道果以及其他较高阶的智慧,例如毗合佉(Vlsakha)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第一偈颂)以及给孤独长者(Anathapindika)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第十八偈颂)。对於这种类别的人而言,修习“法”并不需要依照“戒清净”、“心清净”等等的修行次第。请谨记在心,当天人与梵天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的时候,也是相同的情形。
因此,我们必须指出,像“戒清净”、“心清净”等等记录在三藏经典当中的修行次第,是针对证入预流道果之前的未了行者与文句行者所提出的。这些修行次第,对於人的前三种类别而言,远比证得更高层道果,还来得重要。即使阿罗汉圣人已经走过这些修行次第,在证得阿罗汉道果之後的阶段,这些修行次第是用於“现法乐住”的目的。
佛教的第一个千年,是所谓的无碍解型的阿罗汉圣人时代,之後,也就是现阶段的佛教,只包括未了的行者与文句的行者这两种类别的人。现在,只存在着这两种修行人而已。

关於这两种修行人
未了的行者
关於这两种修行人,未了的行者,如果实实在在地修习“三十七道品”,其中包括了四念住、四正勤等等,他可以在今生成为预流道圣人。不过,如果他在修行上松懈了,只有当他转生天界之後,才有可能成为预流道的圣人。当他离开法(译按:“三十七道品”),例如四念住等等,不幸往生了,就佛法来说,他是整个迷失了,不过,要是能遇见未来佛,还是可以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
残存的文句行者
文句的行者,如果在今生能够实实在在地修习法(译按:“三十七道品”),来世转生天界之後,就可以在现阶段的佛法时期证入解脱。
圣人的时代
现阶段的佛法时期长达五千年,是充满圣人的时代。奉行三藏经典於人间多久,圣人的时代就会持续下去。文句的行者会运用与佛法相遇的机缘,尽其一生,累积波罗蜜的种子,累积戒律、禅定、智慧的种子。
戒律
谈到戒律、禅定、智慧种子的累积,戒律的种子是指:在家男女的五戒,活命戒(正命)、八关斋戒、十戒,以及诸比丘的比丘戒。
禅定
禅定的种子是指经由修习四十种ag真人骗局|首页对象之一,例如十遍处,来证得“遍作”;或者,如果再进一步的努力,就可以证得“近行定”;如果又激起进一步的努力,就可以证入“安止定”。
智慧
智慧的种子是指有能力分析色(物质现象)、名(心灵现象)、蕴(存在的构成因素)、处(基础)、界(因素)、谛(真理)以及缘起(相互依赖的根源),而且有能力直观到一切存在的三项特质(三法印):无常、苦、无我。
谈到道智与果智的三种种子,戒律与禅定就像装饰品一样,总是在庄严这个世界,而且,即使是没有佛出现的世界中,戒律与禅定还是存在着。戒律与禅定的种子可以随意获得。但是,智慧的种子,因为涉及色、名、蕴、处、界、谛与缘起,只有当一位修行人遇见佛法才能证入。一位佛法的门外汉,纵使无数的世界过去了,可是连听到与智慧有关字句的机会都没有。因此,现在有机会遇见佛法的修行人,如果想累积道与果的智慧种子,以确保未来世能在佛法之内,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,那么,就应该对於最终真理(译按:第一义谛)的知识,寄以特别的关照。对於修行人而言,这远比累积戒律、禅定种子还难以克服。至少,他们应该尝试去观察四大界——地、水、火、风是如何构成一个人的身体。如果他们想要好好观察这四大元素,圆满证得这一系列的智慧种子,虽然这是最困难证入的,但至少已不需要阿毗达磨论藏了。我们可以这样说,在佛教内再生,虽然很困难,却非常值得去做。
明与行
戒律与禅定就是“行”,智慧就是“明”,因而合称为“明行”(vija- carana)。“明”就像人的眼睛,“行”就像人的手足;“明”就像鸟的眼睛,“行”就像双翼。拥有戒律与禅定,可是欠缺智慧的修行人,就像拥有健全的双手双足,却瞎了双眼的人。拥有“明”,可是欠缺“行”的修行人,就像—个人拥有良好的视力,却四肢残缺不全。“明”、“行”具足的修行人,就像一个人拥有良好的视力与健全的四肢;“明”与“行”同时欠缺的修行人,就像双眼、双手、双足都残废的人,根本不够资格称为活生生的人类。
只拥有“行”的结果
活跃於现阶段佛法时期的修行人当中,有些人圆满地具足戒律与禅定,可是却欠缺“明”的种子,也就是欠缺对於物的性质、心的性质以及存在的构成因素的直观。因为他们在“行”上力量强盛,大概可以与未来的佛教相遇,可是,因为欠缺“明”的种子,即使亲自听到未来佛的开示,还是不可能开悟。这些人,像是至尊佛陀住世期间的迦留陀夷长老(Udayi-tthera)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第六十四偈颂)、优波难陀(Upananda-tthera)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第一五八偈颂)、六群比丘(译按:见《律藏》大品)以及拘萨罗国王(译按:见《法句经注》第六十偈颂)。因为他们以前累积了“行”,例如布施与戒律,有缘与至尊的佛陀相逢;可是,以前没有累积“明”,他们纵使经常倾听佛陀的开示,还是像耳聋一样,不知所云。
只拥有“明”的结果
有些人拥有“明”,例如对於物、心的性质以及存在的构成因素(蕴)的直观,可是欠缺“行”,例如布施、根本五戒、八戒(斋戒日的戒律)。因为拥有“明”,这些修行人有缘与未来佛相遇,并且听闻开示,开悟解脱;但是,他们既然欠缺“行”,就很难有机缘与未来佛相遇,这是因为在现阶段佛法时期与未来佛之间有所谓的间劫阶段(antara-kappa)。
在间劫阶段,这些众生在感官的世界流荡,也就是指—连串无止尽的存在与再生,并且只有当这些再生的众生停留在快乐的天界,他们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才可能确保下来。如果在间劫的过渡阶段,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,这些众生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便不可挽回地失去了,因为众生一旦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,便会在四界当中无止尽地轮回转世。
在今生中采取布施行为的人,难得一见,他们的身业带有瘕疵,言谈不知节制,意念不清净,因此,在“行”上有缺陷的人,一旦往生的时候,会生一股堕入低层四界的强大驱动力。虽然有些幸运的众生会转世到快乐的天界,可是,会因为以前欠缺“行”,例如布施,以致吝啬、生活上遇见困厄、刑罚、灾难,又会转世到苦界。因为他们欠缺根本戒与八戒,与他人相处时,会引发争论、吵架、嗔怒,再加上病痛、烦闷,所以会堕入苦界当中。因此,他们会在每一种境界中都感受到痛苦的经验,凝聚了无法抗拒的动力,缩短了快乐天界的时间,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。在这种情形下,这些欠缺“行”的众生,想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,实在非常渺茫。
根本的要点
简单地说,根本的要点是,只有当一位修行人具足了“明”与“行”的种子,才可能在来世,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如果只拥有“明”的种子,欠缺“行”的种子,例如布施与戒律,就会失去与未来佛相遇的机缘。另一方面,如果拥有“行”的种子,可是欠缺“明”的种子,就不可能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,不可能与未来的佛法相遇。因此,今日的文句行者们,不论男女,想要与未来的佛法相遇,应该在现阶段的佛法期间,藉由布施、戒律与禅定的修习来累积“行”;关於“明”至少藉由直观四大元素的修习,确保与未来佛法的相遇,并且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
当我们说布施是“行”,就归属於“信”的范畴,而“信”是善人正法的一种,这属於十五种行法的范畴。
十五种行法分别为:
一、戒律。
二、六根的防护。
三、饮食知量。
四、警寤策励。
五——十—:妙法(善人的七种特质)。
十二——十五:四禅定——第一禅、第二禅、第三禅、第四禅。
这十五种行法是最高禅定者的特质。正如只修习直观的修行人所须知的事项,他们应该去修习十一种行法,也就是不包括四禅定。
对於想要与未来佛法相遇的人而言,布施、戒律、布萨戒(忏摩)与七妙法是根本的修习事项。
对於想要在今生证得道与果的人而言,首先必须具足十一种行法,例如戒律、六根的防护、饮食知量、警寤策励与七妙法。在此处,戒律是指正命的根本戒;六根的防护是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种感官的防护;饮食知量是指摄取适当的饮食,来维持身体中有形物质的平衡,并且藉此获得满足;警寤策励是指不要在白天睡觉,只在夜间三个时段中的一个时段睡觉,其余两个时段则用来修习禅定。
七妙(善)法是指:
一、信。二、正念。三、惭。四、愧。五、广学。六、精进。七、智慧。
对於想要在今生变成预流道圣人的修行人而言,并没有需要特别去修习布拖,而是让那些在现阶段的佛法时期当中,没有足够的力量从世间的痛苦证得解脱的人,才特别去修习布施与布萨戒。
修行的次第与等待未来佛的人
既然期待未来佛的人,他们的修行是为了累积波罗蜜,就没有必要严格遵循巴利圣典所展示的修行次第:戒律、禅定与智慧。换言之,他们不应该在圆满戒律之前,松懈了禅定的修行,或者在具足禅定之前,延迟了智慧的修行。面对“七清净道”的次第:一、戒清净,二、心清净,三、见清净,四、度疑清净,五、道非道清净,六、行道智见清净,七、智见清净,他们不应该在前一阶段未圆满之前,便松懈了其余清净支的修持。既然他们尽可能地累积波罗蜜种子,就应该将戒律、禅定、智慧累积到极致。
不需要固守既定的修行次第
正如巴利圣典所陈述的,圆满修习“戒清净”之後,才可以修习“心清净”,圆满修习“心清净”之後,才可以修习“见清净”,圆满修习“见清净”之後,才可以修习“度疑清净”,圆满修习“度疑清净”之後,才可以观“无常、苦、无我”,这样的修行次第是指,想要在今生中迅速成就道与果。然而,对於那些无法激起此种努力,只能累积波罗蜜种子的人,只须把握当下,因而不能说在圆满“戒清净”之前,不能修习心清净。甚至,在猎人、渔夫的例子中,也不应该要求他们放弃原本的职业,否则便不能修习禅定与直观。有人会说,如此一来便会败坏“法”。因此,这些猎人与渔夫应该忆念佛、法、僧的神圣特质,并且尽可能忆念身不净的特质,默想自己与一切有情众生终究会死亡。我曾经遇见一位渔夫,经过这样的努力修行之後,在他从事渔夫的职业期间,就可以流畅背诵巴利圣典,《摄阿毗达摩义论》(Abhidhammattha Sangaha)的注疏以及《发趣论》的〈缘起章〉(Paccaya Niddesa Of the Patthana)。这些成就便构成了“明”的基本要求。
现在,每当遇见护持佛法的信众,我都告诉他们,在真正的比丘传统中,即使职业是猎人、渔夫,他们仍旧应该全心全力忆念三宝的神圣特质与三法印。全心全力忆念三宝的神圣特质,就构成了“行”的种子;全心全力观照三法印,就构成了“明”的种子。即使是猎人与渔夫也应该勇於去实修心灵的这些关注活动,而不是告诉他们,身为猎人与渔夫并不适合修习禅定与直观,相反的,应该协助他们渡过困难,获得更佳的认识,并且激励他们,持续地修行,当他们处於累积波罗蜜与善的趋势阶段,也应该赞美他们。
由於忽视当下的价值,而失去获取“觉”的机会有些老师,只按照表面、单一的意义来理解巴利圣典中“七清净”的修行次第,忽视了当下的价值,甚至宣称,除非先圆满了“戒清净”,否则的话,修习禅定与直观,纵使费尽心力,也不会证得任何道果。有些不了解的人被这种说法误导了,因而产生法障。
这些人不知道当下的本质,因而失去了证得“明”的机缘,这“明”的种子,只有遇见佛法的时候才可能证得的。即使在过去漫长的轮回中,虽然佛法比恒河岸边的砂粒还多,他们遇见佛法,却没有获得“明”种子的基础。这里所提到的种子,是指足以长出健康、强壮幼苗的种子,当中还有许多不同的成熟度。
这里也有不够成熟的种子。一般人不知道他们持诵的意义,或者知道意义了,却不了解正确的修行方法:或者依照习惯、传统来数念珠,藉此忆念佛陀的神圣特质以及三法印,如此方式所获得的种子是不够结实的、不够成熟的。如果机缘足够的话,这些不成熟的种子,还是可以在来世继续予以成熟的。
修行禅定,出现了“遍作相”(译按:指禅定前所预备、觉知的相),修习直观,直到证入“色”和“名”,这就是充实成熟的种子。修行禅定,出现了“取相”(译按:某种禅定的心的相,但仍不稳定、不清晰),修习直观,取得了“遍知智”(译按:知三法印),这就是更为成熟的种子。修习禅定,出现了“似相”(译按:完全地清晰、不动的心的相),修习直观,产生了“生灭智”,这样的种子就成熟到了极点。如果禅定与直观能够更进一步,就可以证得更成熟的种子,带来更大的成就。
增上修行
巴利圣典指出,只有在以前佛法住世的时候,增上修行,才会产生禅定,并且在接续而来的佛法时代中,证得道果,“增上修行”(Adhikara)是指“持续的种子”。现在,那些依照传统修行方式度过一生的修行人,只有模仿禅定与直观,并不属於兼备禅定与明的种子而足够称为“增上修行”的人。
关於种子的这两种型态当中,那些有缘遇见佛法,却未能取得明种子的人,承受巨大的损失。这是因为明种子与“色法”、“名法”有关联,并且只有在佛法中才能证得,只有当修行人足够敏锐才会取得这些种子。因此,此时此刻的善男子、善女人,终於发觉自己缺乏能力直观、分析“色法”、“名法”,就应该穷其一生,专心致志於记住四大界的意义,加以研讨,最後直观四大界是如何在自己的身体当中构成。
正如在佛经与阿毗达磨论藏所呈现的,我们在此总结有关四种类别的人以及人的三种类型的论点:(一)、身处佛法当中,却没有修习禅定与直观的人,只是在模仿的仪式中虚度光阴,承受巨大的损失,如此一来,他们便是没有善用生而为人,并与佛法相遇的独特机缘;(二)、处於未了行者与文句行者的时期,如果留心努力,他们可以获得禅定与直观的成熟种子,并且在今生或来世的天界,也就是在此时的佛法或下一次的佛法时代,很容易证得出世间法的利益;(三)、处於佛法的时代,身而为人可以从此世的存在中获得无穷的利益。
有关人的三种型类与四种类别的陈述,到此告一段落。
现世中的邪法:劝戒的话
如果三藏经典是佛陀四十五年说法的精华,根本要义的结晶就是“三十七道品”。“三十七道品”构成了三藏经典本质。如果再加以浓缩,就是“七清净”。
如果再把“七清净”浓缩,就是“戒律”、“禅定”、“智慧”。这些称为“增上戒学”、“增上心学”、“增上慧学”,也合称为“三学”。
一提到戒律,对於一般修行人最基础的是根本戒,圆满了根本戒,就拥有“行”,要是又拥有“明”,就能证得道与果。如果这些修行人能够再兼持斋戒於日常戒(nicca sila),就更完善了。对於一般人而言,日常戒就是活命戒,必须妥适地、信实地遵守。若是凡夫破了戒律,还是可以在余生重新受戒,护守戒律。如果在未来当中,再度破戒,同样可以再一次加以净化,每净化一次,这位修行人就可以再度拥有戒律。这种努力并不困难。每当打破日常戒,就应该立刻重新受戒。在今日,有很多人都具备了戒律。
但是,能够在某一“遍处”或“不净观”ag真人骗局|首页中,完美证入,或者对於物质现象、心灵现象、无常等,证入直观的修行人,却是非常稀少的。这是因为由邪法引起畏法的情形,非常普遍。
法障
所谓由邪法引起法障,是指这些观点、修习与局限不足以看清轮回的危险,并且相信道与果是不可能证得的,这种信念一直到波罗蜜圆满之前,会延缓修行的努力;相信现代的修行人,只能证得二因人(dvi-hetuka,译按:指无贪、无嗔,但不能证得道果),相信过往的伟大导师并不存在。
纵使尚未证入究竟,没有任何一种善业会白白浪费掉的。如果作了努力,对於那些欠缺波罗蜜的人而言,一个善业就是产生波罗蜜的工具。如果不作任何努力,获得波罗密的机缘也会失去。如果这些波罗蜜不够成熟,只要努力,他们的波罗密就会变得扎实、成热;并且在现今佛法的来世中,证得道与果。如果缺少努力,成熟波罗蜜的机缘也会丧失。如果这些波罗蜜成熟了,又能够努力向前,就可以在今生证得道与果,如果缺少努力,那么证得道与果的机缘就会失去。
如果是二因人加以努力的话,他们就可以在来世成为三因人(译按:无贪、无嗔、无痴)。如果他们不努力的话,就不可能从二因的阶段超升出去,反而会落入“无因”(ahetuka)(译按:再生於无任何善的根基)。
在这个世界当中,有些人打算出家,剃度为比丘,要是有人向他说:“你要抱着一辈子维持比丘身份,否则的话,就取消这个念头!”这就是对於“法”的怖畏。
“我宣示,只要生起行善的念头,就会带来巨大的利益!(译按:见《中部》第八经·《损减经》)
佛陀如是说。轻贱布施的行为或布施的人,会引障碍自己的智慧。如果轻贱戒律、禅定、智慧的行为,或是蔑视修行的人,就会产生所谓的“法障”。如果产生所谓的“智障”,这个人就容易失去权力、影响力或者财富,在现世或来生中,也会沦入赤贫的困境。如果产生所谓的“法障”,这个人很容易在言行知觉上发生障碍,因而在现世或来生中,全然失去生存的价值。愿一切有情众生都觉悟!
有关生为人类的殊胜机缘,值得摆脱上述所提的邪法,并且在今生努力修行,以阻绝未来轮回中通往四恶道,甚至可以藉由专心勤奋修习止观,累积一些种子,得以从此生的痛苦解脱出来或从未来的佛法中解脱。
?
三十七道品
?
现在我应该精简地陈述“三十七道品”,而这“三十七道品”应该由想要实修禅定与直观的修行人,以精进和决心去修持,因而促成了在现世佛法中再生为人类的殊胜机缘。
简要地说,“三十七道品”共有七组,是为:
??? 一、四念住
??? 二、四正勤
??? 三、四神足
??? 四、五根
??? 五、五力
??? 六、七觉支
??? 七、八圣道支
按照定义,“三十七道品”所以称为“道品”,因为他们是“圣道智”的组合,是“圣道智”,是足处(最近因)、资粮与根机。


完整版下载?http://www.nibbana.cn/uploadfile/2013/0512/20130512124732803.doc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四念住课程开示集要-葛印卡
下一篇:四念处选章 马哈希尊者作

分享到: 收藏